文旅征程上的古镇,千万别丢了文脉

文旅征程上的古镇,千万别丢了文脉
跟着春节假日的挨近,许多人已将假日外出旅行列上日程表。游遍了名山大川,看遍了奇迹名胜,最近几年,到古镇(城、村落)去倾听前史的足音、感触异乡的风情越来越受人们的欢迎。充溢沧桑感的古代修建,各具特征的风俗风俗,偶然还能碰到身着汉服的俊男靓女,让人能够取得穿越般的文明体会。  人们对古镇旅行的钟情,加快了古镇的开发,据不完全统计,现在我国已开发或正在开发的古镇挨近3000个。不过,在文旅征途上一路狂奔的古镇,也遇到了同质化、过度商业化等问题的困扰。怎么带给游客继续的别致体会,怎么坚持本身的文明底色,成为许多古镇不得不面临的现实问题。  1 不能让古镇长成一个样儿  现在,旅行古镇虽多,能让人记住的却很少,“许多古镇长得都一个样”——地上是石板路、修建是木瓦房、吃的是小零食、卖的工艺品也迥然不同。经常去古镇旅行的一些网友在网上吐槽古镇旅行:“不去会懊悔,去了更懊悔。”  同质化的背面是过度商业化。当古镇变成能够批量开发加工的产品,不管怎么故意规划,都很难脱节标准化的痕迹。比方,不少江南的古镇,跟着许多游客的涌入,那里操着吴侬软语的原住民少了,说普通话的外来商户多了;青砖黛瓦还在,但袅袅炊烟已远去;小桥流水间还能看到划过的乌篷船,但船娘却是旅行公司一致制服的职工,想听船娘唱支小调还要别的付费……商人们运营着制式产品,以追求赢利最大化为方针,把古镇变成了商场,游客巴望体会的水乡日子却无处可觅。  过度商业化及由此带来的同质化,让许多古镇特征不再显着,对游客的吸引力下降。周庄是我国最早进行开发的古镇之一,当年凭仗画家陈逸飞的那幅《故土的回想》,周庄走向了国际,也建构起无数人对江南水乡的夸姣幻想。周庄的开发成功后,仿照者越来越多,作为古镇旅行的“领头羊”,周庄很难再鹤立鸡群。数据显现,2018年,周庄招待游客量560多万人次,而比周庄晚开发20年的台儿庄古城,2018年招待游客量超越700万人次;名望远不如周庄的绍兴安昌古镇年招待游客量也已挨近340万人次。  2 迁走了原住民古镇就没了气愤  网上曾撒播一句话,“最美的景色是人”。在文旅策划人劳立江看来,这句话用在古镇旅行上更为恰当。古镇的旅行开发要想杰出特征,必定不能把原住民迁走,而应该让他们与古镇调和共生,由于原住民是古镇文明、风俗的传承者和出现载体,一旦迁走了他们,古镇的魂就没了,会变成徒有一群古修建的空壳。  或许由于开发得比较晚,安昌古镇无意中避开了过度商业化的冲击,这座古镇满街都是原住居民日子的焰火味儿。近来,记者在安昌古镇采访时看到,依河而建的老街上挂满了居民为春节而预备的腊肠、腊肉、鱼干、酱鸭,阳光下,一片惹人的金黄。一些手艺人正在自家门前箍桶、纳鞋、打铁、做竹编,料理着各自的营生。远处的戏台上,有人在唱莲花落(一种传统曲艺),吴侬软语的调调在空气中飘荡着,时远时近。须发皆白的阿公,在自家门前支张小桌,对着盘茴香豆,慢吞吞地品着黄酒,身边趴着只无精打采的猫。一些游客感叹,比较于小桥流水、青砖黛瓦,这些“人的景色”更有滋味。  安昌古镇管委会工作室主任王萍告知记者,这么多年,古镇没有外迁一位居民。人留住了,千百年的越地风情因而得以连续,整个安昌古镇成为一个活态的博物馆。绍兴宣卷、绍兴祝愿、绍兴师爷故事、水乡社戏、三六九伤科、绍兴旧婚俗、箍桶技艺、赛龙舟等越地贩子风情,仍然在安昌古镇上原汁原味地保存着、生长着,其共同的原生态之美,摄人心魄,吸引着游客不断到来。  旅行学者王林指出,古镇旅行不仅是看古修建,更是体会古镇的风俗文明,游客经过对古镇居民行为景象、日常日子、风俗惯制、岁时季节等风俗文明的体会,才干到达对古镇价值的全面了解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古镇的原住居民不是古镇旅行开发的负担,而是古镇旅行能够使用的资源。古镇旅行开发最理想的状况是,古镇维护与旅行开发并行,商业气味与焰火滋味并存,原住民与外来游客各得其乐。  3 要找到文脉传承的新方法  北京交通大学教授、旅行研讨专家张辉认为,处在转型开展节点上的旅行古镇,不但需求文明的构思,更需求文脉的传承。  坐落云南腾冲的和顺古镇有600多年的前史,可由于战役等方面的原因,和顺古镇的不少文明都被埋没。2003年,和顺古镇发动开发后,没有急于进行商业设备的开发,而是先进行文脉的整理,先后建设了滇缅抗战博物馆、大马帮博物馆、民居博物馆、宗祠文明馆、神马艺术馆、皮影艺术馆、木雕织布馆等旅行文明场馆,一起还以近百年前的“阅书报社”为根底,建成了全国最大的村庄图书馆——和顺图书馆。这些尽力让和顺古镇的前史和文明融入了当下,避免了文脉的开裂,为古镇的久远开展铺陈了厚重的文明底色。  当然,原汁原味、原封不动地保存传统风俗和前史文脉也是不可能的,由于古镇的文明在现代社会的开展进程中会有自己的改变,会生长出新的形状。对此,劳立江主张古镇应大力发掘传统节日文明 (包含庙会文明、祭祀文明),积极探索新的节日文明方法,让其成为游客体会古镇文明的新方法。  劳立江举了个比如,“绍兴师爷”是当地的一张文明手刺,在本年的腊月风情节,安昌古镇上的师爷馆,就使用现代电子技术,增加了许多互动功用,游客上前一站,就能够为自己“秒”出一张师爷像。一起,安昌古镇还推出了“声响邮局”,游客能够用录音设备录下自己的心境、故事或新年祝愿,然后生成一张带有二维码的声响明信片,经过“声响邮局”寄给远方的亲人朋友,对方收到明信片一扫二维码,就能够听到声响。  “不管是传统的风俗扮演,仍是新颖的现代玩法,里边都充溢了日子滋味,游客在这种日子化的文旅体会中,自然而然地成为古镇文明的传播者和文脉的传承者。”劳立江说。  (本报记者 韩业庭)更多精彩内容,请点击进入文明产业频道>>>>>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